郴州網絡公關公司是怎樣應對網絡公關危機的?
時間:2019-11-28
郴州網絡公關公司是怎樣應對網絡公關危機的?
「如何公關人」

如果是在網絡不發達的時代,那么群體可以采用拖延記者采訪、以繁瑣程序和含糊其辭來應付公眾、甚至于收買相關機構的方式,不讓事件在第一時間發酵。但網絡時代已經不允許這樣的從容。尤其是社交平臺的傳播速度之快,已經到了1小時內就可以傳遍全網的地步。

之所以說1小時。大家可以關注微博上一些粉絲量較大賬號的微博轉發速度。通常1小時內,一條能夠引發網友關注的消息就能轉發超過1000條。而由此產生的曝光率,將在1小時之后呈現幾何級增長。

因此,如果不能做到在1小時內得到官方的正面答復,那么網友們將會開始因為信息的傳播展開各種想象,外加網絡上帶節奏的賬號無處不在。等到全網都在關注這件事,但群體沒有回應時,就將間接助長陰謀論的產生。尤其是如果部分群體采用的不是正面回應,而是大量刪帖降低熱度的方式,反而會讓網友的怒火被進一步點燃,從而令這次危機公關無法成功。

那么也許有人會問了:危機發生時,怎么可能1個小時就搞清楚原因呢?而這里就是一個體現技巧的問題了。

群體沒有必要一上來就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,關鍵是要表達一個態度——我們對這次事件不回避,我們將及時(最好限定具體時間,如3小時、6小時等,在熱度下降之后可逐漸延長)通報最新情況,并且歡迎大家隨時監督,等等。

這么做的好處在哪里呢?針對個體事件,我們必須首先要搞清楚:網友們積極轉發的原因是什么?

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,普通老百姓往往有著“我很弱小,群體能夠一手遮天”的印象。例如美國在90年代就做過調查,顯示信任政府機構的只有2成左右的人。也可以看出很多公眾因為相信“陰謀論”,導致危機不可收拾或者造成重大不必要損失后果的案例。

既然網友有了這樣的意識,那么他們在看到一條涉及到群體的丑聞信息時,下意識必然是“我信了”,并且產生“不能讓真相掩埋在黑暗中”的使命感,從而進行轉發和關注。這種時候,若是群體不做出迅速響應,那么他們的使命感也會在短時間內變得更強,且加深對群體的仇恨。如果與此同時配合刪帖行為,那么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:一個群體的危機公關,被上升到了人類命運的高度。

相反呢,如果當群體能夠第一時間做出回應,那么網友們猜測陰謀論的沖動將被立刻降溫(當然這里不是說危機就此解除),而隨后只要群體能夠兌現承諾,在某個時期內公布最新動態。則大多數的陰謀論和帶節奏的賬號會失去活躍空間,避免“人類遭遇危機的假象成真”。

因此稍有規模的群體,都應該安排處理公關的部門,否則想要第一時間響應也是難上加難。

總而言之,只要在1小時內構成“我不會隱藏真相,我將公開面對監督”的態度。那么危機公關就已經成功了一半。來源:大媒天下

「如何公關人」

本文標題:郴州網絡公關公司是怎樣應對網絡公關危機的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0472600.live/wangluogongguan/6049.html

本文欄目:網絡公關

本文來源:李白公關

快速赛车开奖记录结果